栏目名称

联系我们

地 址:山东省潍坊市经济开发区
Q Q:54512639688
邮 箱:fenghuang88@126.com
网 址:凤凰娱乐
真人赌球当前位置:主页 > 真人赌球 >

枭雄的末路:张作霖生前的最后一晚是怎么过的

时间:2017-10-30 15:07 作者:admin 点击:

[摘要]张作霖为了防止日军搞刺杀行为,还是做了一些防范措施。

本文作者范国平,“军官团”成员,季我努学社社长,青年中国军事史学者。

张作霖为了防止日军搞刺杀行为,还是做了一些防范措施。他原本宣布6月1日出京,却推迟到2日才走。然而2日下午7时,京奉铁路前门东站启程的专列却又不是他的,而是他的五太太寿夫人及仆役人等的。

6月3日凌晨,张作霖在大批政要以及大元帅府人员、卫队的簇拥下,来到正阳门车站。随行的政要阵容强大,有前国务总理靳云鹏、国务总理潘复、东北元老莫德惠、参谋总长于国翰、财政总长阎泽溥、教育总长刘哲等高级官员。日本顾问町野武马、仪峨诚也(也作嵯峨诚也或仪我诚也),张作霖的六太太马岳卿及三公子张学曾、随身医官杜泽先等也随他返回奉天。

张作霖身着大元帅服,腰佩短剑,精神抖擞。月台上人山人海。来送行的有北京元老、社会名流、商界代表,以及各国使节等中外要人。张学良、奉军总参议杨宇霆、京师警察总监陈兴亚、北京警备司令鲍毓麟等也到车站送行。

张作霖的专车,包括车头在内,共计20节组成。其列车编组依次为:车头1节,铁甲车1节,三等车3节,二等车2节,头等车7节,二等车1节,三等车2节,一等车1节,铁甲车1节,货车1节。张作霖乘坐的包车在中间,是前清慈禧太后所坐的花车,设备先进,豪华舒适,车厢内有大客厅一间,卧房一间,另有沙发座椅、麻将桌等。包车后面是饭车,前边是两辆蓝钢车,刘哲、莫德惠、于国翰等在这两辆蓝钢车中。在专车前面,还有一列压道车。

6月3日凌晨1时15分,张作霖的专车开动。张作霖的专列于6月3日早晨6时30分到达天津,安国军军团长褚玉璞特意从唐官屯赶到天津车站迎送。前来迎送的还有在天津的前两湖巡阅使王占元、热河都统阚朝玺等官员。前交通总长常荫槐在天津站上车,陪张作霖回奉天。

张作霖

靳云鹏、潘复以及日本顾问町野武马在天津站下车。靳云鹏是张作霖的儿女亲家,原本是要陪张作霖回奉天的,可是他的副官上车报告,说是日本领事馆送信,他的好友坂西利八郎要找他商量要事,请他立即回宅。靳云鹏在家里白白等了一夜,坂西利八郎却没有来。第二天接到电报,才知道张作霖出事了,是他日本方面的朋友不愿意看到他给张作霖陪葬,就用计把他骗了下来。

潘复和町野武马是要去德州见直鲁联军总司令张宗昌。据关东军参谋长斋藤恒少将《斋藤日记》的披露,町野武马其实是日本安插在张作霖身边的间谍。他一直参与是否让张作霖“多活几天”的讨论,而且对刺杀张作霖的计划已有耳闻。另据曹汝霖的《一生之回忆》一书揭露,町野武马在下车前曾嘱咐张作霖“须在日间到达奉天”,这在曹汝霖看来,町野武马“已露暗示”。张作霖太大意了,没有注意他所说话的含义。

皇姑屯爆炸现场

下午4时,专车抵达山海关。张作霖的厨师朴丰田和赵连璧精心地做了六个菜、一道汤:肉丝烧茄子、炖豆角、榨菜炒肉、干煎黄花鱼、菠菜烹虾段、辣子鸡丁,外加小白菜汤。马夫人说:“明天的早饭就得到家吃了。”张作霖边漱口边说:“在火车上吃啥也不香,觉也睡不好。”没想到,这是张作霖最后的晚餐。

张作霖用完晚餐,黑龙江督军吴俊升就上车了,他是特地从奉天赶到山海关来迎接张作霖的。张作霖和他聊了一会,就叫来了莫德惠、常荫槐、刘哲玩麻将。晚上11时,专车到达锦州车站。等车到新民时,天已经微微亮了,张作霖让陪他打麻将的人回去休息。他朝窗外望去,看到铁路两旁“皆有步哨警戒,面向外立,作预备放姿势,,十余步就是一岗”。实业总长张景惠在皇姑屯车站上车向他问安,并告诉他其他家人和文武官员在奉天新车站迎接他。

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